asbenslowly

记一个脑洞(中下)

“复查什么啊?”"没啥大事,明天跟我去就行了"“那我总该知道是复查什么地方吧?赵医生?”曲筱绡追问道,“甲状腺,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赵启平搪塞道,他怕她细追究起来,真的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这些,赶紧走进浴室让自己清凉一下。忙活了也算小半天,曲筱绡早早就准备睡了,她特意转过身子,回想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单子签完了,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感觉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回念一想明天还要复查,仿佛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甲状腺?自己甲亢了?甲状腺还能有什么毛病?

赵启平洗完澡后躺回床上,他睡不着,想去转过身去抱住她,却又怕她步步紧逼的问题他无从回答,他在床上蜷缩着,开始思考着明天可能发生的一切,想要把明天可能发生的事情来在脑袋里彩排一遍,他觉得他能猜到结果,但是却心怀侥幸,甚至荒谬地期待着这一切是大夫的误诊。
然而更难抉择的是,他该不该告诉她?他又该怎么告诉她这一切呢?
曲筱绡呢?她开始仔细回想起老赵这两天不寻常的表现,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起来,开始猜测是不是自己身体出了问题,老赵的支支吾吾让她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想,要是放到十年前,死缠烂打她也问出个所以然来,现在呢?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他是专家,她却不愿意问他,偷偷的打开手机,搜索关于甲状腺疾病的相关信息,开始自己为自己看病。
赵启平被手机的光亮吸引了注意,转过身来,瞟到手机屏幕,从背后圈住她,把手机夺到自己手中来,"不许看了,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嗯?”“你又不会说实话,肯定哄着我说没事,说不定明天医院的人都被你打点好了”"什么呀,就是复查个检查,我不骗你,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睡觉吧,抱着睡。"曲筱绡没有应声,依旧背对着他,安心的待在他的怀抱里。

早上赵启平早早起床本打算做点早餐,转念一想老婆大人今天估计要抽血,索性自己也懒得弄,回头医院吃点吧,看了看时间,把曲筱绡叫起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气氛略有些沉闷,曲筱绡挑了好一会儿衣服,又把自己画的美美的,跟老赵说,"走吧,今天我给赵主任当司机,"老赵看着老婆笑笑,"司机还穿这么好看?""那可不,我可不能就穿件运动服给赵主任丢人。"赵启平听出了小妖精的打趣,从后面环住她,头搭在她肩头"怎么的?嫌我这个小老头给你丢人了?是不是长的不帅给曲总当司机都不够格啊?""哼"曲筱绡推了他一下,径直走出门,两人出门开车向医院走去。
到了医院直接去了甲状腺科,一路绿灯完成检查。"没事了?"做完全部检查的曲筱绡问道,"嗯,走吧,带你吃点东西去"赵启平带着她来了医院旁边的茶餐厅,随便点了点东西,曲筱绡表示不耽误赵主任工作了,要回公司一趟,老赵自然也没拦着,目送她上车,曲筱绡滑下车窗跟他挥手,老赵忽然叫了一声"老婆?""嗯?"曲筱绡回头看向他,只见老赵欲言又止,"晚上来接我""好的,赵大主任!"

"嫂子检查报告我看了,我们高度怀疑是恶性的,要不先住院吧"赵启平拿着报告,抬起头故作镇定说到,"行,我让她整理下手头的事,帮我留个单间。对了,别太生张""我知道"老蒋说道,“谢谢了”赵启平离开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拿着化验结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路上遇到手底下的大夫,告诉他们下午手术他不上了,有点累,要休息下。

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发呆,赵启平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着时钟一圈一圈的走过,脑子里仍然毫无头绪,该不该说?该怎么说?怎么说才能让小妖精觉得自己没有在骗他?这要是随便换个人,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可是她是谁啊,大名顶顶的曲筱绡啊!不知不觉下班时间到了,果然,曲筱绡的电话让纠结的的老赵回过神来,迅速穿衣下楼,他的司机来接他喽!

晚上两人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赵启平先开口“蛐蛐啊,结果我去找老蒋看了,应该需要住院手术”曲筱绡一愣,“住院?我没什么事啊,为什么要住院?”"老赵把检查结果递给她,"是甲状腺的问题,应该需要摘除,大夫建议还是尽早做吧"曲筱绡脑袋嗡的一声"是不是癌?"哪有那么严重”老赵顺势把蛐蛐搂在怀里,“现在只是怀疑,到时候还得病理活检,先告诉你就是让你安排下手头的工作,怕我们曲总太忙”说着用手刮了下她的小鼻头,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笑意,“正好你工作太忙了,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下,好不好?”“你别打岔,你老实告诉我,到底什么情况,你天天骗我做这个检查,做那个检查的,这次又住院,你不说明白我不去”曲筱绡莫名其妙的有些生气了,她想要挣开老赵的怀抱,把脸转过去,无奈赵启平不放手继续说道“哎,就知道瞒不了你,你别生气,你一五一十的跟你说,应该就是甲状腺肿瘤,具体分型分期还要住院检查,所以先让你安排下手头的工作,还有就是....曲筱绡你看着我!”老赵对她逃避的态度显得有些不安,却发现筱绡转过头来时眼睛里的泪光,老赵连忙把整个人圈外怀里,吻上她的额头,安慰他的小妖精,她本来就爱乱想,她又不是自己的病人,自己这么严肃干嘛,肯定吓到他了,再说这病本来也就预后不错,自己这样支支吾吾的又有什么必要。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把她圈外自己的怀里,右手慢慢在后背上爱抚安慰,感觉到筱绡在她怀了平静一些了,赵医生继续说道"别吓唬自己啊?甲状腺是个很好的小东西,即使是肿瘤也生长的很慢,我记得实习的时候老师跟我们说,如果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得一种肿瘤的话,那他就选甲状腺,知道了吗?这个一般预后都很好,不过你要积极治疗,听我的话,好不好?你要是怕我骗你,我这些天把相关资料给你找来看看,别上网看那些胡说八道的话。我们小蛐蛐生病了啊,不过没事的,慢慢就好了。"

“蛐蛐一声不吭趴在赵医生怀里,眼泪浸湿了胸前的衣服,”"老赵,我害怕,我会不会死啊。"小丫头在胸前抽抽涕涕的,话都说的磕磕绊绊的,"不哭不哭,我陪着你,看看我家小妖精哭的,谁欺负你了?""老赵把她紧紧的圈外怀里,"曲筱绡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在赵启平怀里呜呜大哭起来,"她多久没有这么大哭了,在爱人的怀里蜷缩着,像个受伤的小猫,老赵不说话,紧紧的抱着她,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老赵拍着她,哄着她,逗她笑,给她唱歌,可是她就是不说话,安静的房间里全是赵启平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弱,曲筱绡哭累了,一直听着老赵嘀嘀咕咕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曲筱绡的强烈建议下赵启平像往常一样去医院上了班,蛐蛐说她要安排下公司的事情,开始老赵不同意,后来又犟不过只好乖乖去上班,曲筱绡并没有去公司,她一个人呆在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屋子里,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一时间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想起,她闭上眼睛,开始梳理自己的生活,女儿,老赵,爸爸,妈妈,安迪,姚斌等等等等,一个个笑脸在她脑海里闪现,每次休假,要不就大睡特睡,要不就狂high一顿,或者腻着老赵呆一天,她好像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一个人静静的思考,放空,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不错的红酒,给自己倒上半杯,独自坐在吧台前。没有妆发,穿着睡衣,她开始一个人品尝着这杯中的干涩,她感谢老赵早上的离开让她拥有这独自的一天,让她梳理思路,重新开始,回过神来,她发现这些年来她把绝大多数的经历都投到了公司里,公司越做越大,钱越来越多,她仿佛越来越停不下来,家里的事情大多都是老赵在负责,女儿?父母?好久没见到她们了,年轻的时候她总是在说赵医生不陪她,又工作值班,现在呢,老赵这些年自己给自己减压不少,可以说几乎天天按时下班,而自己呢?天天忙忙忙。老赵好几次跟她说要出去旅游,都被她一口否决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有些后悔。

曲筱绡渐渐平淡下来,走到老赵的书房,发现桌上有一些老赵留下的资料,她看了下,有英文的,有中文的,都是关于她的病,估计还没整理好,她坐下来看了看这些,她发现老赵其实很用心,这些并不是专业的文献和书籍,都是一些科普性质的文章,漫画,估计他是怕自己乱想吧,也难为他了,这么大主任还看这些小儿科的东西。

她拿起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公司,很认真的交代了工作,很婉转告诉秘书自己打算休息一会儿,全权由刘总负责,并且有什么跟姚总联系,这段时间不要打扰她了。第二个电话打给女儿,很平常的电话,慰问她在那边的日常起居,慰问银子是否够花,慰问男友进展如何?不到十分钟俩人就愉快的完成了交谈。第三四个电话分别打给老爸老妈,跟他们约了这周末的分开会面。最后一个,打给了姚斌,她必须调整情绪才能让这最后一个电话不出破绽。即使赵主任吃醋无数,话也谈了,酒也喝了,曲筱绡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都和稀泥的态度还是让老赵有些许不满,又不知如何是好,最终这个世界难题也是在姚老板结婚生子后才彻底解决。深吸一口气,拨号,扯淡一气呵成,主旨就是他要和老赵出游,麻烦帮忙照顾公司。姚斌自然没说的,撂下电话的曲筱绡开始感叹撒谎不易啊。
安迪?要不要打这个电话?曲筱绡面对手机上的通讯录开始发愣,好久没见到安迪了,上次见到该是一次晚宴上,当时约好的再会早被她抛到脑后。忽然好想她,想念那个嫌弃她的拥抱。她默默的在心里说,等手术结束吧,结束之后去找安迪,就这样,她心里想。


曲筱绡完全没想到,只用了半天,她就安排了她放不下的工作,担心的人们,未来的半个月,地球将离开工作的曲筱绡,不过就目前看来,一切都运转良好,唯独自己有些生锈。下午干嘛?总不能痛哭流涕吧,感叹生命的不公吧?昨天听到癌症,以为自己还有三个月半年,现在看来根据老赵的教育以及留下的资料来看,自己至少还有十年不成问题,回头可要好好想想怎么办,现在呢,好好治病!


看到医院门口车的老赵是惊喜的,看着曲筱绡对他的微笑感觉有种被宠幸了的兴奋感,"事情我都安排差不多了,你安排时间住院吧"曲筱绡准备发动汽车。听到这句话的老赵明显有些意外,没想到只用了这一天曲筱绡自己就想通了?这符合老婆大人的性格吗?心里打了几个问号的老赵嘴上还是回答好。他故作镇定开玩笑说道,"周末我们不上班,老蒋说最早就下周一留床,你要不要再安排下工作,下周三周四那样?""不用了,都安排差不多了,就周一吧,你这周末没事吧,陪我去看看爸妈,然后就去医院吧。”

从那天赵启平在车上岔开了话题开始,直到周日晚上他们都没有再聊起这件事,总觉得一旦开始这个话题,气氛就变得不那么轻松愉快了。这几天他设法揣摩曲筱绡的心理,他不知道她是否想的清楚,这件事可能会成为她后半生的一个转折点。后来老赵也就不那么较真了,他想不明白也没关系,因为他清楚,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洗完澡的筱绡披着浴巾就出来了,吹干头发躺在床上,她也知道,这几天俩人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过于奇怪,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老赵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觉得好笑,还是曲筱绡先触碰了禁区,“明天我就住院了,赵主任有没有什么嘱咐的啊?”老赵一愣,小妖精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她其实根本就没想得到什么正经的答案,不过是逗逗他而已,迎着那张呆呆的脸顺势躲在他的怀里,还有点湿漉漉的头发趴在他的胸口,双手抱着他那开始发福的肚子,整个人趴在老赵身上,腿开始不老实起来。愣神的老赵也被打开了开关,他竟然忘记了还有这样一种不需要“交流”的方法来度过这个尴尬夜晚,还是老婆聪明机智,这个可比说服曲筱绡简单多了,老赵心想,既然这样,我自有方法让你这个晚上“好好睡觉”。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