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benslowly

记婚礼后一只套路颇深的季队长

       那天看了安行同学的文想出的脑洞,季队长真的是瞒了好久啊,啊啊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总之就是一只套路颇深的季队长就是了。



       婚礼之后的晚宴变成了警队的小范围聚餐,许诩发现仿佛除了自己以外的大家对季大队长的康复竟没有人抱有意外之喜。果然,喝醉酒的赵寒说漏了嘴,“头儿一个多月前就醒啦,嫂子,他为了给你个惊喜,让我们都保密。”许诩又气又喜,侧过头看着季白一副假装无辜实则坏笑的脸,仿佛在那里说 “你师傅我厉害吧。“厉害什么厉害,害我担心了那么久,根本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嘛,还有我白天是不是太激动了,怎么这么不矜持,我怎么就同意了,我刚才是不是同意他的求婚了?这才多久嘛,”许诩在座位上越想越不对劲,拿起桌上的酒杯准备喝一口,杯子刚拿起来被季白按住了手,一脸笑意跟她说,“别喝了,一会儿还得开车送我回家呢。”
       考虑到队长毕竟还是大病初愈,警队没有玩到太晚,季队长也大方的表示下次他做东,几个喝醉酒的臭小子在那起哄,头儿下回做东估计就给我们娶嫂子喽!听到了起哄的季白也不说话,转头看着许诩,“别理他们。”
       不过这送队长回家的重任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没喝酒的许诩身上,季白虽然嘴上说是康复了,然而走路还是不稳当,一直搂着他的小蜗牛踉踉跄跄的上了车,回身跟大家告别,姚檬赶紧过去帮忙开车门,“师傅您好好休息,回头我还得回队里报告呢。”“好,赶紧跟赵寒好好度蜜月,工作的事回来再谈。”安顿好季白,许诩也跟大家挥手上了车,今天大家脸上洋溢的八卦笑容让小蜗牛还真是有点不自在。她可没有季白脸皮那么厚。
       上车以后,许诩帮季白系好安全带,结果季白把手费劲的伸过来准备亲亲她的脸,“哎呀,别闹,快坐好。你现在是病人!”“生气了?”季白问她,“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说我在北京养病,要是告诉你你肯定要跑过来,再说了给厅长打报告安排后续工作的事总得有人做啊,知道你心疼我,我错了好不好。”好了我知道,我没生气,你坐好。”
       车特意开的不快,一会儿的功夫季白睡着了,这一天对于他很累吧,也不知道他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而且自己对她的病情到现在也不是很了解,昏迷了那么久,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一会儿回家前好好关心下他。
       许诩就这么痴汉似的盯着季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师傅,到了,”许诩轻轻碰他的手叫醒他,“哎 睡着了,送我上去吧,”帮他打开车门,扶他下车,季白搂着许诩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门口,“钥匙在我左边口袋里,”打开了门把季白扶到沙发上,许诩准备低头换鞋时发现了一双小号的女士拖鞋,“把鞋帮我拿来”听到季白声音的许诩一下回过神来,迅速换好自己的鞋子又拿好师傅的鞋放在地上,季白弯腰去换,“你别动了,”许诩低下头慢慢把鞋带解开,帮他鞋袜脱下,放好。"好了别忙了,过来。"说着把许诩拉到旁边,脑袋一歪贴到许诩肩头,“再抱一下,今天光跟她们热闹了,再让我抱一下,都这么久没见到了,不想我啊。”感受到熟悉的怀抱,许诩的手自然的抚上了他的后背,感受着师傅的温柔的气息,这是她从缅甸回来后梦里最常出现的场景,这一个月来,她梦到她跑过去抱住他,他看着她笑,嫌弃她的小个子,嫌弃她笨;梦到她跑过去,那个人的影子却越来越远,直到醒来也走不到那个熟悉的怀抱。她好害怕狮子再也醒不过来了,好害怕狮子扔下了小蜗牛自己走掉了,好害怕未来的日子只有自己背着重重的壳往前缓慢地爬。然而现在她在他的怀抱里,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蜗牛和狮子在一起了,它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师傅,你该休息了,”许诩在季白怀里动了一下说到,“你叫我什么?”“师傅啊,否则叫什么,季白?”许诩侧眸看,季白笑罢,轻声提示:“赵寒私下叫过我什么?” “头儿,队长?”季白继续盯着她,眼睛眯起来,“季三哥!三哥!”“对嘛,我们小蜗牛还是很聪明的。”说完了在她脸上浅浅的亲了一下,不料角度没对,抻了伤口。“哎呦”“是不是抻到了,有没有事?要不要去看看”“看给你紧张的,我都好了,就不小心碰了,刚才太激动了,没事。”“师傅你该休息了,你是病人...”“嗯?”季白提了下眉毛。“三哥你该休息了。”许诩自然的压低了声音。“哎...这才对。””他很喜欢她那么叫他,低柔细软的声音,撩得他心头又痒又舒服。“帮我把衣服脱。这衣服穿着真不舒服”许诩帮季白脱下西装,解下领带,将衣服放到衣橱里挂好,回来看他时发现一身白衬衣配着西裤虽说面容疲惫然而依然是英俊潇洒,“帮我把家居服拿过来,在卧室第一个抽屉里。”许诩走进卧室打开抽屉,很快找到,拿起来时候却发现衣服的下面有一套一摸一样的,好奇的也拿了出来看了看,只听后面传来季白的声音,“给你买的,都洗好了,我可是带着伤给你洗的,你可不能不穿啊。”听到这句话的许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回头时手里还拿着两件一样的家居服,只见季白自己把衣服扣子解了几个,倚在沙发上跟她说,“过来,帮我把衬衫脱了,我自己弄太疼了,刚才又抻了一下。”许诩拿着衣服过去帮他把衬衫慢慢脱下,本来想想看看他的伤口恢复情况的,结果一股脑赶紧把家居服给他套上,季白看着她涨红的脸以及和慢腾腾小蜗牛平时不相符的飞快动作,不禁嘴脸上扬“怎么,是不是三哥身材太好了,不好意思看啊”许诩转头过去不理他,走进了卫生间,将毛巾蘸湿后递给他,“擦擦吧,你行动不便,洗澡也不方便,你快睡觉吧,我...我要回去了。”“去哪啊?”“回....回宿舍,我明天还要早起跑...跑步呢”季白接过毛巾擦好脸,将毛巾递还给许诩,“去冲个澡吧,累了一天了,浴巾也有新的,把衣服拿着,去吧。我在这等你。”许诩刚才心里想了一万种师傅让她留宿的理由和借口,以及她应如何应对的策略,然而.....然而师傅这...这是没有理由啊,没有借口啊!(师傅套路就是深 )结果许诩像机器人一般的拿起家居服走进了浴室,发现所有的用品都被他换成了双份的,毛巾,浴巾,牙刷......跟自己上回来送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许诩对着浴室的镜子,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哎,本来他还行动不便,留他自己在这里也是不放心,今天是躲不过了,不过真没想到他原来是这样的师傅。
       洗完澡,吹干头发,许诩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卧室里季白正在看一本小说疏懒的摊在沙发上,看到许诩回来了,放下书,笑眯眯的看着换上了家居服的小蜗牛,“这已经是最小号了,没想到还这么大,看来下回得买童装啊,盒盒盒盒,好了,我困了,睡觉吧。”“那个....就一张床啊?”“对啊,就一张床。”
(然后中间这段我实在编不出来了)
       "好了,睡觉了,不用紧张,放松点,三哥意志力很好的,就抱着,乖。"季白抱着她,大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抚摸,侧头看着她红红的小脸露出温暖的笑容。许诩把头埋在他怀里小声嘀咕“三哥我愿意”。听到这句话的三哥,忽然将手臂锁紧,瞬间许诩感觉整个人被季白气息包裹,她的心也慢慢沉浸在他的怀抱,他在她唇上稍稍摩擦,舌头坚定的长驱直入。这感觉和上午感觉有些不一样,隐隐有些悸动兴奋。她开始尝试去回应,慢慢沉醉在他的吻里。不料季白慢慢放开他的小蜗牛,将头靠到她的脖颈处,细细品尝她的香气,在她耳边说“好了,我毕竟受伤了,肯定发挥的不好,到时候三哥一定让你有个难忘的第一次。”说完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晚安,我的小蜗牛,晚安,我的老婆。


评论(15)

热度(127)